惊风乱飐

「Times that you took in stride
They're back in demand.」

「你不屑一顾的流光岁月,在需要时排山倒海袭来。」

尼诺真的太苏了!

「让我再守护你一段时间吧。」

天哪怎么有这么温柔又坚定的人

前几集就心疼得不要不要的,这集直接挡子弹QAQ

[ 自我脑补:他这一生本该为多瓦家而活,却慢慢演变成了为你而活。 ]

真好看www

后几P悄悄动了点手脚(////_ ////)

(第N刷了)

这小眼神儿w

1里的船长真嫩啊

(憋提5,小船长让我直接捂心倒地啊啊啊啊啊啊啊)

【周叶】飞机冢 02

【未来架空】


【废弃区居民周×冒险家叶】


【OOC,剧情君喝了假酒不知道掉到哪个沟里了。】



又一个不太搭调的bgm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空间狭小得几乎只放得下这张小床,墙角床缝里塞着各种各样的旧书,叶修扫眼过去,意外看到日本几大文豪的名著,还有他那个时代中学生群体装逼神器的大刘的书。

 

窗边有只小小的沙漏,里面装着纯黑的磁石粉末,还有中规中矩的一个牛顿摆。

 

"小周,你还...挺有情调嘛。"

 

叶修小心跨过地上盘虬的钢筋铁丝

 

"空间有限。"周泽楷把枪放好,"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了,你...."

 

"没事儿,哥就在这修修伞。你睡会儿吧,一张帅脸全写着肾亏。"

 

叶修取下腰间银伞,往墙边靠着,开始挑拣周泽楷的工具。

 

周泽楷盯了叶修一会儿,果断选择埋到被子里。

 

 

 

 

"诶等会儿,君莫笑被你们拖到哪儿了?"

 

房间里安安静静的,只有周泽楷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

叶修轻叹,望向小窗。

 

风将云撕成不同形状,天地皆黄土尘沙,分不清晨昏。

 

 

 

 

上一次充足睡眠仿佛是上世纪的事。周泽楷感受着体力的回复。房间里只有他自己的呼吸。

 

他坐起来,看着沙漏一端的磁石粉末还有剩余,轮值还不到他。床头放着他的家徽,小小的魔方吊坠。

 

核战后污染严重,即使远离投弹点,他们这群地球遗民要想活下去,也只能靠各地少数遗留的实验室生态区。缺少科学家,缺少联络工具,他们只能为生存而生活。

 

叶修又能去哪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周泽楷套上风衣,开门,走道里仍是洗浴室漫过来的淡淡水汽。

 

他转身迈过钢筋,侧身往深处走,作为这个辖区唯一的半吊子修理师,飞行器只会往他这儿扔。

 

踹开小门还有点费劲。大风卷着黄沙往里钻,他看到叶修坐在埋了大半的君莫笑上,嘴里不知叼了根什么,竟显得很悠闲。

 

"今天有沙尘暴。"周泽楷喊了一句。

 

叶修似乎没听见。

 

周泽楷小跑上前,叶修侧头看到他,笑了一下,却翻身利落地钻进飞行器的小门里。顾不得四周猛然腾起的沙石,周泽楷跳上君莫笑,勉强挤进操作室。

 

一片漆黑,巨大的引擎启动声像是在昭示飞行器的老旧。

 

"今天沙尘暴!"

 

"叶修!你飞行器系统几乎损毁......"

 

四周金属外壳突然降下,换了一圈透明护罩。

 

叶修背对他,双手娴熟地操作着,"借你工具修了下伞,谢了啊。"

 

轰鸣声中他的声音仍是淡然,如浪潮裹挟着阳光,带着点儿慵懒。调过几个数值,他转身斜靠着操作台,一手夹着烟形启动装置,带了点笑看着周泽楷。

 

"手动操作系统还健在,放心,哥可是专业的。"

 

四周景物蓦地向下坠去。

 

君莫笑稳稳地把自个儿从沙里刨了出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飞行是什么感觉?

 

周泽楷从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

靠着先辈留下的书籍以及过人的天赋,他接触了各式各样的飞行器,指尖触及那些千奇百怪的、由天空留下的伤痕。

 

周泽楷也不愿回答。

 

超重的信号迅速传达至神经中枢,受到挤压的轻微不适感让他感到新鲜,以及一种久违的激动,几近让他手足无措。

 

轰鸣声渐小,黄沙抖落,阳光倾倒入内。

 

沙尘暴将至,不远处的云层经过渲染,灰黄到暗红柔柔晕开,带着迷幻的美感,偶有紫色闪电挣开这个庞然大物。

 

叶修就站在前方,堪称悠闲地操控着这个残破的飞行器。

 

“小周你不晕机吧?”

 

“.......叶修!”

 

“小周,君莫笑撑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

“我得去找找我们那个时代遗留的飞行器,说不定能联系上外太空那群人,或者送一票人出去。”

 

他勾了个很浅的笑。

 

“顺道看看这个星球未来的样子。”

 

 

 

 

悬浮的操作杆稳稳向前推,君莫笑破开气浪沙尘,剑指前方。

 

风声狂歌,云流相让。






————

TBC


嗯同样不要脸求评论,求建议,希望自己能写得更好w

剧情方面实在渣_(:з」∠)_:

这篇背景大概就是赶上又一次科技革命,发展过快,人口多污染多摩擦多各种问题多,一场大规模核战把地球差不多玩废了

能跑的都跑了,留在地球的要么就是很深的乡土情怀(不是)要么就是老弱病残经不起折腾了。出去的人自身难保,地球的人也只能吃土。

就酱。

【周叶】飞机冢 01

【未来架空】

 

【废弃区居民周×冒险家叶】

 

【OOC,剧情君喝了假酒不知道掉到哪个沟里了。】

 

一个不太搭调的bgm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楼上乒乒乓乓的声音大了起来,水的冲洗声像一群簧管合奏。

 

周泽楷被迫睁眼,低骂一声,一脚踹向床脚开关。

 

凌晨3:19。

 

他只睡了两个小时,在连续24小时高强度工作后。

 

天花板上有水极缓慢地渗下来,顺着被侵蚀而突出的墙体滑下,借着昏黄的灯光,水迹破开烟尘歪歪扭扭地爬行。

 

一根长满红锈的钢筋插进周泽楷的床,将三层楼串成一串。从上正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。颓废与嘲讽并存的摇滚乐在这狭小的生活空间里,像个醉汉,摇摇晃晃地沉醉于虚幻景象里。

 

「Everything will flow.」

 

周泽楷跟着楼上调子默念。

 

不足1米宽的卧室墙上凿了个小窗。他推开铁制遮光板,雨被灰尘拽着往下落,外层窗户上是斑驳泥点。

 

幸好是个能合眼的好日子。

 

2216年,早安,美好的地球。

 

 

 

 

前代传承的执念或许早已被现实消磨殆尽。

 

上世纪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相结合的领域迸发了巨大生命力,人类科技急不可耐地向前推进,社会问题相应激增。恋人站在行星两端呼唤彼此,友人相处数年不知对方名姓,飞行器将时间拉长,等待成了人生最深的刻痕。

 

然后战争,然后质疑,然后抛弃。

 

极少数的人选择留下,抱着一份不被称赞的固执。

 

周泽楷生于这颗已走到末路的星球上,黄沙烈日给他留下无数细小创口,他需要不断劳动才能维护这来之不易的生存空间。

 

桌上的相框里是个和他有几分像的男人,放松笑着,身后是落日与海。

 

"周泽楷!"

 

门外有个中年女人的声音,粗糙如砂石。

 

"带好东西!第十区掉下来了个家伙——"

 

"连带着一个足够大的飞行器。"

 

她舔了舔唇,表情却很木然。

 

每天都有不堪重负的飞行器落回母星,大气层敬职地将它们磨损到无法利用。人工与自然,在这里就像两个犟脾气的老人,互相争着一口气,明明都气喘吁吁,却谁也不让谁。

 

周泽楷点点头,收好维修工具,顺带洗了把脸,镜子前的自己眼底青灰,缺乏睡眠,一张冷脸颇有点生人勿近的感觉。

 

他想了想,又把相框旁的双枪插到枪套里。

 

 

 

 

毕竟是正大光明地打劫,有句不好听的话叫穷山恶水养刁民,就算没办法坐飞行器离开这鬼地方,也总得从这些外来物上扒出点东西。

 

如周泽楷所想,这个天外来客被众人围住,他身后的飞行器虽小,看引擎甚至可以跨星系旅行。出乎周泽楷意料,这个天外来客撑着把怪伞笑得轻松。

 

他看到周泽楷,有些欣喜,"诶这不是小周吗?帮我看看这飞行器还有没有救呗。"

 

眼前男人面色有些苍白,穿一身不适合星际航行的休闲装,一双桃花眼含了点笑意。他那把伞通体银色,泛着金属光泽,伞柄上有好几个机关。

 

周泽楷从未见过这个人。

 

"你是谁?"

 

"别这么见外啊小周。"叶修从容收伞,在周围人的武器瞄准中慢慢走向周泽楷。

 

"我叫叶修。"

 

有风吹过,地上细细的黄沙扬起。在叶修举起左手的那一刻,周泽楷一手举枪,静静看着对方。

 

他手中是一个正在自动扭转的魔方吊坠。

 

"我来自过去,和你的....祖上,是好友。"

 

叶修轻笑。

 

周泽楷持枪手不见颤动,"理论上,不可能。"

 

"是啊,理论上。事实是,我们成功了。要不我也没办法站在这里。"

 

"宇宙是膨胀的,世界总向熵增大的方向发展,那时大部分人还会猜想,每面临一个选择就不可逆地产生多个平行世界,不论你选择哪一方,它们都同时存在。有点像薛定谔那只又死又活的猫。"

 

"然后,有一天,我们从弦论的残骸里孕育了新的理论,然后...我就来这儿了。"

 

叶修走近,魔方吊坠上小小的"周"字印熠熠生辉。这是周泽楷自出生起便佩戴至今的家徽。他知道,就在刚才见到叶修,自己脖子上的吊坠便彻底消失。

 

时空与宇宙强大的逻辑证明了他的话。

 

周泽楷干脆收枪,"我祖上..."

 

"只记得不叫周树人。"

 

周泽楷抬眼。叶修笑得轻松,他那只几近完美的手点在太阳穴,"时空自我修正了一些悖论,导致我忘了很多事。"

 

"我只记得周教授,和...苏...教授,他们都是优秀的科学家。"

 

 

 

 

黄沙,铁锈,吸入肺部的干燥烟尘。

 

周泽楷看着眼前男人掩唇轻咳,递去一张茶色纸巾,上面还保留着原始的木浆粗粒。

 

"多谢。"叶修掩住口鼻。

 

那个年代的地球,又该是何种面貌,值得他的前代留下,值得过去的人们深爱...

 

"...你在太空,待了多久?"

 

叶修似乎有些惊讶,"没想到你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。按照君莫笑的时间表,没有干扰的情况下,有三年的时间,我处于乱流中。"

 

"确切说,能回到地球,真是天大的好运。"

 

2216年,面对着这个膨胀的宇宙,他也再无回到过去的可能。

 

"冒险家?"

 

"小周呢?科学家?"叶修并不否认,反问道。

 

狭小的过道上,一扇扇门挤在弯曲的蒸汽管道间,钥匙与门锁的制式将时间拉回几个世纪前,走廊尽头隐隐有沐浴露的清香。

 

锁传来喀嗒轻响。

 

「哟,回来了?」

 

「诶沐橙来看看,哥淘来的浮石和紫袍玉带石,还有去卓玛拉山口顺手买了个金刚结... 」

 

「这趟怎么尽带些地摊货啊。就没买点吃的?」

 

「有啊。塞了块埃塞俄比亚的英吉拉。」

 

「.....连包带人滚! 」

 

昏黄的灯光伴着铁锈味,搅乱了叶修的五感。青年将门拉开一条缝,有些局促地笑了笑,先一步闪身进去,乒乒乓乓一阵捣鼓。

 

门上刻了几个漂亮的花体字母。

 

周泽楷。

 

一脉相承,基因造就了旧友与后代面容的相似,也造就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。叶修站在门口,机械喑哑的摩擦声在耳畔扩张,他双手微微颤抖,冷静而残酷地将自己从过去抽离。

 

 





——TBC


一波删文后悔过重发的产物_(:з」∠)_

路过的赏个评论呗w毕竟想尝试下中篇,一不小心就....想删文say goodbye。

【周叶】Glissando 滑奏

【学生周×钢琴师叶】


【OOC,剧情君喝了假酒不知道掉哪个沟里了。】







(小修了一下顺便插首不搭调的bgm)


01


真是,真是除他外一个生人也没有。


周泽楷轻叹,眼角却带了几分笑意。


狂风呼号,雨水倾斜而下,如浪潮般自由洒脱,随风大笑着灌进三楼的走廊。


雷声震得旧楼发颤,三角琴发出了凄厉共鸣。


他有些意外地挑眉,指尖顺着闪过的光亮抚过88个无漆琴键,如擦拭出鞘长剑,带走薄薄的霉菌,带走长久安闲留下的浮华。


低音和弦稳稳落下,万千雨势压于指尖。


密集的音符堪称疯狂,似在激流中挣扎,似着一袭红衣舞至死亡,似人间百态叫嚷着从罅隙挤出。


他渴望这种疯狂。


指尖起落越来越快,夸张的华彩溅起白浪,悲喜既纠缠又互相排斥着,强大的气势乘风冲荡。


如一场惨烈必败却又让人甘愿牺牲的革命。





刮音蓦地终止。


没有琴声,暴雨仿佛安眠曲。


周泽楷抬头,眼前男子斜靠着琴身,眉梢眼角沾了些水汽,一双手生得分外好看。


"倒也巧,避雨找着了这么个地方。"男子声音融在雨声里,带着时光磨砺出的温柔


"我叫叶修。"


"周泽楷。"


叶修一笑,"弹得不错啊小周,艺术学院的?"


周泽楷摇摇头,指尖撩起琴键上的余温。


他起身,踌躇了片刻,似乎不知怎么告别合适,便闷闷地往楼下走。叶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。


那介于少年与青年间的身子骨里,藏满了狂风骤雨。




02


"...用分光计和透射光栅测光波波长...你们搞懂没有?"


"这个盘...是要怎么读数?"


"唉卧了个大槽了没有电源!?"


"唉那边的!不要弹电阻丝了!"


物竞实验室,几人笑闹着,一脸慈爱地弹着电阻丝的男生抬头,"周泽楷,要不要来玩儿~"


宛如七月山茶花开,采桑女猥琐一笑。


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搓搓胳膊。




"我跟你说,他就是个无敌渣男!"


周泽楷经过两个女孩儿,其中一个哭红了眼睛,挑衅地瞪了他一眼。


"你怎么她了?"


"我跟她说,不约。"


男生大笑,拍了拍周泽楷的肩,"放心,这几年你这渣男名号洗不脱了。"


"...无所谓。"




"哟~周学霸,这次理综是不是要考满分?"


"一天到晚屁都不放一个,沉迷学习很努力嘛。"


周泽楷停笔,静静地盯着他。他愣了半秒,轻嗤:


"有病。"




冬阳正好,银杏铺了一地,给青春的刻薄与冷漠增了些微柔软。年少轻狂,现实往往担不起轻狂这样好听的两字。在未学会包容隐藏,妙语趣话随众而生时,周泽楷唯有将悲欢喜怒牢牢封好。


他一个人站在学校琴房外,阳光在窗檐跳跃,像一段精致的琶音。


粒子对撞,导数变化,弱酸弱碱电离水解,遗传基因型概率推演。这里面孕育着许多人的梦想,可惜,没有属于周泽楷的那一份。




03


"哟,小周,又来了。"


叶修起身,他似乎才弹完一曲,没有继续的意思。


周泽楷暗暗遗憾。刚才他确实听见了很微弱却也很悠扬的琴声。


这小破楼里住户搬了个干净,满墙的爬山虎遮盖了狂气的涂鸦,铁质防护栏歪歪扭扭,配上几家伸出来发黄的油烟管,有种难言异样的美感。谁也想不到楼中留有一个宽阔的阳台,留有一架无漆的定制三角钢琴。


他朝叶修笑了笑,手指触及琴键。音乐响起


"莫扎特回旋曲里的钢琴片段,很难得听到啊。"叶修有些意外。


"是多少号来着?K386?"


周泽楷点头,他比叶修更惊讶。这是他偶然从一场音乐会听来的,钢琴华彩实在是出色。他记下了那段音符,虽然也就只记了一段。


音符在指尖游走,无漆琴键有些粗糙,与指上茧浅浅摩擦。周泽楷微微仰头,透过层层阴冷潮湿的藻类藓类,他看到阳光扭曲了墙体,豪雨破开云层。


从叙一到匈牙利狂想曲再到改编后提升过难度的肖练,浪潮自由地在他脚边起伏,他拨开枪炮卷起的烟尘,却看到另一个自己站在漂亮的落地窗前笑得嘲讽。


你在逃避。


没有。


你在逃避。


没有......


周泽楷看向叶修,叶修也正看着自己,他眼里墨色深沉,映了些许阳光。


"小周果然很厉害。"叶修走近。


"这架琴,大概也就只能再撑过两三个雨天。"


"每次都来白听,下次哥给你弹一首......诶别笑啊,不表现一下,后辈都不知道前辈的可怕了。"


"前辈...很厉害。"


难得听到那么耿直的表扬,叶修一笑,倒也接受得坦然。


"喜欢的话,当然没理由做不好。"


"加油啊,小周。"




04


也许从未有人说,叶修是个温柔的人。


也许从未有人说,周泽楷是个固执而叛逆的人。


叶修为了踏上最爱的旅途,练就了无比强大的内心,练就了一身收放自如的锋芒。他看着身姿挺拔的青年,就像是看到遥远过去的自己,为所谓梦想挣扎着,可以一脸轻松地担下所有压力,可以紧紧握住喜爱的东西不放手,不论现实如何反驳。


那双手仿佛天生为弹琴而生。叶修双眸微阖,睫毛撒下淡淡阴影。他没有选择华丽炫技的曲目,连音简单而干净。


叶修的指尖画出了一个个简单音符的灵魂。


只需单纯地看着这个人演奏,便似乎能听到最动听的琴声。


他双手轻盈交叠。


「你想好了?凭你的成绩考个好大学没问题。唉,算了,从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犟。」


「谢谢老师。」周泽楷笑。


他五指如蝶翼轻动,有风在指间穿梭。


「学霸,要走了?」那人带了点说不清的感情,不耐烦地挠头。


「嗯。去做喜欢的事。」周泽楷拎着行李箱,回头,看着曾经自己挣扎过的地方,那些迷茫仿佛蒙了层雾,挥挥手便淡去了。


他落下和弦,从容而优雅。


音乐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它能代替语言说清很多感情。许多人在嘲笑梦想一说,许多人分不清感性细腻与矫情,而周泽楷庆幸自己抓住了梦想的尾巴。


仅三个月的准备后,周泽楷就像走遍山河的旅人,带着他的沉静固执,踏进了新的学府。


周泽楷被誉为音乐天才。


总有人说为了未来甘愿牺牲当下,总有人说未来的自己会感谢现在的努力。这也许不是最好的路,这只是最想走的路。


周泽楷看向考官席,叶修起立为自己鼓掌,他双眸中是柔和化了的自己。


多好。




05


再来时,那架无漆钢琴被潮气侵蚀得很厉害,踏板踩下便发出牙酸的响声。


不知为何琴的主人要将它放到室外。周泽楷看着叶修打开琴盖,水汽洗去了尘埃。


多少阴差阳错,才让我抵达这个人身边。


他低下头,吻上叶修双唇。


冬雪如迟暮老人,缓缓落下。琴身上有串漂亮的花体:


Times that U took in stride.

They're back in demand.




「你不屑一顾的流光岁月, 

在需要时排山倒海地袭来。 」














——END——









被手机lofter磨得没脾气了。


01的曲子参考deemo里的anima


03的莫扎特回旋曲:rondo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in A网易百度音乐都有,大概在04:18的时候那一小段钢琴很好听w


04写的时候一直循环yuri on ice


结尾英文源自Guns N' Roses的Don'r cry 其中一版,译文网上抄来的....


这篇写得有点小羞耻,大概算那么点自我安慰啥的,毕竟这段时间快坚持不下去了只想退学。


感谢阅读到这里w